【健康普法】伤寒玛丽与毛老太

发布日期:2021-09-12 20:00   来源:未知   

  新版跑狗君彩解图每期更新。莉妹子和碧荷从小就是在长沙四方坪丝茅冲长大的。从小学同学同到高中,好学上进,志同道合,皆为有所追求的妹子。丝茅冲里的人都说,这是一对身影不离的“油盐坛子”。

  考上大学后,各奔前程。莉妹子在长沙某传染病医院看门诊。碧荷跨出政法大学的大门后,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这天中午,莉妹子发微信,叫碧荷到家里吃她亲手做的煎饼。边看电视边享口福,俩人有说有笑。

  这时,电视台的一条午间新闻,吸引了她俩的注意力:据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通报,对扬州本土新冠肺炎1号确诊病例毛某宁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

  “这个毛某宁,就是扬州老百姓热议的‘毛老太’,她倚老卖老,隐瞒行程引发扬州疫情,太任性了。”莉妹子生气道。

  通报称,经初步调查,7月21日上午,64的岁毛老太(核酸初筛为阳性)擅自离开已采取封控管理措施的南京居住地,来到扬州邗江区的姐姐家中。7月21日至27日,毛老太未按照邗江区发布的居民小区封控管理的通告要求,主动向社区报告南京旅居史,并频繁出入扬州市区多处人员高度密集的饭店、商店、诊所、棋牌室、农贸市场等,致使新冠肺炎疫情在扬州市区扩散蔓延,造成极其严重后果。

  这时,莉妹子喝了一口龙骨汤,润了润喉咙。说:“那是上传染病学课时,老师授伤寒章节讲的一个典故。我印象深刻,记忆犹新。”

  她说,玛丽是一名爱尔兰人,一个漂亮的姑娘。15岁移民美国。起初,她在富人家做女佣,后来,发现自己很有做菜的天赋,便转行做了厨师。在她37岁那年,纽约一位银行家带着家人去岛上度假,邀请玛丽一同前往为他们做饭。

  可就在玛丽成为这家人的厨师后,仅仅1个月的时间,全家11人中就有6人都感染了伤寒。这病是由一种由伤寒沙门氏菌引起的传染病,患者会发高烧甚至死亡。那时的医疗条件并不发达,伤寒病的致死率高。沙门氏菌会存在于患者的粪便中,含有病菌的粪便污染了饮用水便会造成更多人感染。

  可是富翁银行家的家人是怎么患病的呢?银行家专门请来一位医学专家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医生注意到了玛丽。他发现,在玛丽之前任职的8户人家中,有7户都感染了伤寒,共有24人展现出了患病的症状。医生怀疑玛丽是一名健康的病菌携带者,病菌在她的体内可以温和共存。所以,她本人不会表现出症状。但她却和其他病人一样,能够传染他人。于是,医生请求玛丽留下自己的粪便样本用于化验,却遭到了玛丽的拒绝。玛丽本人很疑惑,自己是个健康人为什么要留下化验样本,这侵犯了自己的隐私。

  那一年,纽约有3000人都感染了伤寒,而玛丽或许就是这次爆发的根源。为了避免疾病继续蔓延,那位医生得到卫生部门的应允,携警察再次找到了玛丽。他们强迫玛丽留下粪便样本,最终的化验结果显示,粪便中伤寒沙门氏菌呈阳性,玛丽被确认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位“无症状感染者”。

  随后,玛丽被带到了一座孤岛上的医院隔离起来。有人提出,摘除聚集着病原体的胆囊,会让她不再是携带者。可“健康”而孤独的玛丽选择了拒绝。

  两年后,新的健康委员会投票决定解除玛丽的隔离,但前提是玛丽不可以再做厨师。玛丽答应了,她重获自由。可是,她并没有信守承诺。

  靠厨艺谋生的她,又成为了厨师,悲剧再次发生。3个月内又有至少25人因她感染。事件引发了轰动,媒体开始报道这位病原体携带者,并用“伤寒玛丽”这个名字来代称她。 玛丽再次被带回了那座孤岛上的医院,在那里走完了人生最后的28年。

  莉妹子娓娓道来,碧荷听得入神。“原来如此!一部医学史,也是人类不断与疾病作斗争的历史。”碧荷感慨道。

  “碧荷,你懂法律。说说这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与老百姓有什么关联呢?”莉妹子问。

  碧荷说,和普通民众最为相关的情形是“拒绝执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具体到生活当中,可能涉及以下几种行为:不主动上报行程,故意隐瞒行程,不配合隔离,拒不采取防控措施等。以上行为,如不构成犯罪,也可能违反传染病防治法以及治安管理处罚法中的相关规定。

  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新冠为乙类传染病,采取的是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去年,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出台了依法惩治妨害新冠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规定了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的情形。

  “那么,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有什么区别呢?”莉妹子又冒出了一个问题。

  碧荷说,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行为人,主要是指密切接触者,具有疫情多发地旅居史、接触史者,而非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及疑似患者。因为,这一类人处于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阶段,虽然对于引发后果是不确定的,但也应当遵守防控措施。如果不遵守法律规定,存在过失,导致传染病的传播和扩散,就要按照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而已经确诊的新冠患者、病原携带者或疑似患者,明知自身具有传染病的传播性,还拒绝接受隔离治疗、进入公共场所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属于具有主观传播传染病的故意,要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律师的辩论历练,让碧荷滔滔不绝:“当下,政府为防止疫情扩散而采取相应防控措施,是出于公共安全的需要,是为了保障公共利益,每一位公民都应该严格遵守,避免伤寒玛丽的事件重演。尽管这些措施会给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带来某些限制,但在非常时期,个人利益进行必要的让渡是正当的,绝大多数公民会理解。如公开确诊病例的行动轨迹,要求发现确诊病例的小区单元居民配合隔离观察等。”

  看上去,碧荷表情有点严肃。她说,抗击疫情是每个人的责任,而这种责任的关键是同心同德,将公共利益摆在首位。此次毛老太事件又一次提醒我们,抗击疫情必须恪守法治精神,严格遵守法律规定,任何时候都不能突破法律底线。

  碧荷的话,让莉妹子醍醐灌顶。莉妹子一声“喏”,便把一块香喷喷的煎饼夹到碧荷的碗里。